成型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成型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田沁鑫剧场是文化大国的硬指标

发布时间:2020-07-13 11:12:26 阅读: 来源:成型模厂家

人物简介:

田沁鑫,中国国家话剧院导演。中国当代最具实力和影响力的新锐导演。个人及作品曾获政府舞台艺术最高奖项“文华大奖”及“中国艺术节金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曹禺文学奖”编剧奖、“文华奖”编剧奖和导演奖、“金狮奖”导演奖等,中国话剧一百周年纪念文化部优秀话剧艺术工作者、中国话剧百年名人堂人物。

编者按:

文化人胡赳赳说,有两个地方他最爱去,一个是大学校园,一个是剧场,大学校园充满年轻人的朝气,剧场里有活泼泼的人。

这一说法在田沁鑫那里得到了印证,她的结论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剧场,她试图用台上的戏唤醒国人的感觉神经,因而她的戏剧被冠以“新感觉”戏剧的称号。

田沁鑫说,文化就是不同的活法儿,剧场就是文化的展示场,活生生的生活的展示场。她从西方先锋戏剧的思维模式中突围而出,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大写意”里吸取营养。

在这个无爱无痛的橡皮人时代,当我们感慨人心冷漠的时候,当我们在都市里面对陌生人社会倍感窒息的时候,当人人追问“我幸福了吗?”的时候,不如走进剧场,与活生生的舞台上的人面对面,感受人性的洗礼,从而反思自身,获得心灵的重生。

创新者说:

每个人都在模仿中,可是我们中国都市青年人的精神气质去哪里了?实际上是模糊一片的,各种抄袭,各种山寨。

我总是觉得我们当代都市缺乏审美!

五千年的文明压到我们身上,我们有一半可能是暮气,年纪轻轻就暮气沉沉,如何脱掉暮气,变成精良的好提供给我们。

有一天电影院和剧场是分庭抗礼的。

现在20多岁的年轻人出来跟十八岁似地,心智不成熟,而且还自以为是,这就是我们年轻人的普遍气质,我就把这种不太成熟的气质展现了出来。

大众审美都在传达一个声音,“凭什么我们要花钱买你的票,你们得让我们高兴”,这就是典型的暴发户心态。

戏剧可以改造生活,当艺术充斥在生活中的各个空间,人们就不用再抓头发了,气质自然就出来了。

对话田沁鑫:

田沁鑫在《大家都有病》排练场(摄影:ViVi)

“都市年轻人的精神气质基本上是模糊的”

半月谈:最近你提出一个观点——“都市青年没气质”,你是怎样发现这一现象的?

田沁鑫:我最近做了一部戏《大家都有病》,根据朱德庸的漫画改编而来,他的漫画描述了亚洲都市人群在物欲和消费主义浸染下产生的各种心理上的问题,这本漫画书分为六章——大家都有梦、大家都有爱、大家都有钱、大家都有玩、大家都有错、大家都有病,他有意与中国国家话剧院合作,把这部漫画作品搬上舞台。

作为这部戏的导演,我首先考虑的一个问题是,朱德庸先生是台北人,而台北的都市进程比我们要早,朱德庸先生眼中的都市和我们眼中的都市是有差距的,他没有找台湾的导演来排这个作品,我心理就想,这之间有什么碰撞,那我就呈现什么。

在排练的时候,针对都市年轻人的精神气质,我们有过一次讨论,后来我发现,国内都市年轻人的精神气质基本上是模糊的,缺乏一个“我们”的形象,演员们用尽心思想了,也没有想出什么形象。

假设你在公司上班,早上你用发蜡抓了抓头发,可能这个发型是你昨天看某个韩剧时候发现的,明天你的女同事看见某位女明星剪了个齐刘海儿,可能她就又效仿剪了个齐刘海儿来上班。

每个人都在模仿中,可是我们中国都市青年人的精神气质去哪里了?实际上是模糊一片的,各种抄袭,各种山寨,你看日剧的时候,你很容易就会感受到,那就是日本女青年;我们看韩剧的时候,不会觉得这个韩国女孩像日本女孩儿。

如果做好了的话,我们中国年轻人的气质应该是最大气的,最舒朗的,最时尚的,有着我们五千年文明的骄傲在里面,可是这种主流的精神气质到目前没有产生。

一想到主流,我们往往想到电视传媒里的形象,或者是我们小时候的少年宫化的气质,其实不是,应该是少年过渡期之后青年的精神状况,而不是所谓电视媒体要求的青年形象和少年宫式样的少年形象。

《大家都有病》这部戏的初衷是跟大家一起欢乐一下,可是大家集体一想,只有一些黄段子和低级笑话,如是大家就欢乐了;我在想,我们有没有一种正常的欢乐表达。咱们是一个文化资源大国,是一个非常有情感的民族,而不是只有某种单一的情绪,我们不能总是看搞笑的戏,我觉得那些搞笑的戏就是给白痴看的,它就是减压类的戏剧,所以大家都像白痴一样的傻笑。

半月谈:最近有部电视剧叫《男人四十》,有媒体报道说观众反应此剧太过沉闷和压抑,是不是大家的需求决定了搞笑戏剧的产生?

田沁鑫:也不能走极端,能不能像“中”字一样有一种中间状态的艺术形式,不沉重也不压抑,同时也不是低级笑话那种。回过头来谈青年人的形象,是不是所谓强调个性就是应该出位,就该反叛,就该骂领导,才叫个性。

我在英国看音乐剧《妈妈咪呀!》,里面女儿的形象和女儿男朋友的形象给我印象很深,女孩金发、高个,唱起歌来非常的热情,非常的单纯,男孩金发碧眼卷卷头,小伙子光着上半身很有肌肉感,皮肤白皙,蓝眼睛目光澄澈,略显羞涩,这就是英国人心目中主流的男青年和女青年的形象,起码都是很健康的。

我跟演员探讨的时候,我说你们起码代表了都市青年中带点儿先锋性和进步性的形象,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干嘛花钱看你呀?一看发现你的精神气质跟我差不多,甚至还不如我。

半月谈:这种气质如何产生呢?

田沁鑫:我不爱做都市题材,因为我在做都市题材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我们当代都市缺乏审美,所以十七届六种全会会强调文化的重要性,要从一个文化大国转变成一个文化强国,我们拥有五千年文明为什么不是文化强国?完全有资格做文化强国,为什么没有做成?

改革开放三十年,靠的是我们的父辈,我们的哥哥姐姐们艰苦卓绝的努力,他们干最低技术含量的活儿,发展经济到今天终于有点儿眉目,多么不容易,我们的前辈们真的是太努力太努力了,在外国人眼中中国人这么能吃苦。

接着就是我们的艺术和文化了,再想由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进步的话,一是经济不能弱下来,二是你的文化必须要有态度,五千年的文明压到我们身上,我们有一半可能是暮气,年纪轻轻就暮气沉沉,如何脱掉暮气,变成精良的好提供给我们,学习西方精良的技术,打造我们的产品和文化形象。

文化形象不是单纯的资源的对外展示,而是我们艺术家的精神气质,政治家的精神气质,商界的精神气质,所有对外的窗口性人物的精神气质都是非常重要的。

英国在二战之后提出一个口号,“戏剧艺术可以改变生活”,而电影则不一样,它只是在拼命的努力的讲故事,你才能看下去,电影结束了,你发现眼前就是一块幕布而已,在进入电影院之前你就希望它会给你营造一个完美的故事,电影人以讲故事为生。

而戏剧的特质是看活人的表演艺术,是看角儿,在技术如此发达的今天,能与其抗争的只有是活人的表演艺术,活人对活人是最珍贵的,有一天电影院和剧场是分庭抗礼的,在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我希望北京能建很多的剧场,在大硬件有了之后,努力填充优秀的内容,能够有像伦敦西区一样的驻场演出。

淮南定做工作服

来宾工服制作

舟山西装制作

北京西服定做

相关阅读